不付费的看黄软件

“草民叩见元丰王,元丰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进到大殿中,承风轻轻抖袍,敛袖,行了一个大礼。

一直背对着大门站立的金袍男子缓缓的转过身来,面容刚硬深邃,俊朗的五官不乏威严之意弥漫。

旁边有眼力见的人看到元丰王紧紧锁着的眉头就是灵机一动,没有等到让元丰王亲自开尊口,就立马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站出来大声喝出。

“既是叩见吾王,你为何不跪!莫非你不将吾王放在眼里吗?竟敢对吾王不敬!”

听到这一声厉问,即便是被戴了一顶大帽子,承风也没有丝毫的慌乱,依然保持着行礼的动作,慢条斯理的开口。

“草民自是不敢,但是草民心想,元丰王的好名声百姓往来皆知,想必对于有本事的人定然是会有所礼遇的!”

承风这话不得不说有一些自信过了头的自大了,即便是元丰王,都用幽深的眼眸盯了他很久。

“你、!”那狗腿子被承风噎得无言以对,手指指着承风,脸都变成绛青色的了。

想来,无非就是想要呵斥承风什么“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是”之类的,不过承风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如果不是情况不适合的话,他本来还想要说:“我从来就没有把吾王放在眼里……”

——“我只是把他放在心里。”

私人会所里偶遇俏丽女孩

只不过承风敢肯定,不用等后面那句话出来,单单是前面那一句,恐怕这位比他还自视甚高的元丰王就要把他给斩了!

“起身吧。”

元丰王看了承风好一会,重新又转过身去,冷漠的开口。

“下面的人不太懂事,神子应该多多谅解。只不过,神子这口气是不是有些太过狂妄了呢?”

听着元丰王说的这话,承风的嘴角却是带起了一抹隐约透着嘲讽的奇异笑容。

太过狂妄?只怕你还希望我更加狂妄一点呢!

“草民从来都只说该说之话,只做该做的事,没有把握的更是一丁点都不会透露出来……”

“很好!”

元丰王马上就明白了承风的意思,立马断喝了一声。

“你下去吧!我要和这位神子好好地谈论一下。”

元丰王这句话显然是在使唤刚刚那个狗腿子,神色依然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只是大刀阔斧的坐在了黑色的座椅上。

“神子,坐。”

没有理会那位狗腿子的不甘心,元丰王高高在上的俯视着承风,纡尊降贵一般的伸出了自己的手,轻轻一抬。

承风又是行了一礼,“谢过元丰王的好意!”

承风的声音总是很高很响亮,有力的传出来,铿锵的回荡在略显空旷的殿中。他的礼数更是十分到位,即便是态度真的很是狂妄,也让人挑不出一丝错处来。

虽然藏挫很有必要,更是应该适当的降低别人的警惕心,让别人看低自己。但是却也不能够愚蠢到在一些十分浅显简单的事情上面犯错,那样子的话一下子就会被人抓到了小辫子,是没有办法坚持太久的。

不过元丰王的眼眸始终是沉沉的,看着承风没有任何的变化,谁也不知道他的心中在想些什么。

即便是刚刚才走出去的那狗腿子,也是同样不知道自己顶头上的这位太岁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因而,承风更不会去揣测了。

“既然神子说了自己有着真本事,那么想来对于此次孤唤你来所为何事已经十分的清楚了?”

元丰王的话语有些低沉,带着咄咄逼人的味道。

承风却还是宠辱不惊,气定神闲的。

“否!万事无绝对,草民并非天,自然不可能会知晓这世间所有事。更何况,王者,天命之所在也,草民岂能随意揣测王之心也?”

不得不说,承风最后一句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的,都是让元丰王听得很舒服。

但是元丰王是一个多么瑕疵必报的人,自从知道自己看上的那个世家女居然看上了承风这个穷酸的市井小子,宁愿嫁给她也不愿意嫁给自己这么一个天下之尊后,元丰王心中就已经暗戳戳的记恨上了承风。

并且这次的战争之时遇到了阻碍的时候,居然也有不少大臣都给自己谏言,说是这位市井小子乃是“天降之子”,能力非凡,能够帮助他们度过危难。

可笑!他可是堂堂天运所在的王者,还需要一个区区市井小子来帮忙吗?

不仅如此,这市井小子虽然没什么气度,比不上自己,但是那皮相竟也是十分不错的!即便不过是比自己出色了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点——

虽然皮相不过是身外之物,但是这样的事情还是不怎么让人感到开心。

“那神子这就是没把握了?既然没把握,神子还说什么自己是有真本事的?我想不过又是一个人间神棍罢了!图的就是名与利,想要骗取百姓的钱财!来人——”

转眼间,元丰王的语气就变得杀气腾腾了,挥手就要叫人上来。

承风却依然是不紧不慢的起身福了一礼,动作看起来是恭敬了,但是他的神色还是无波无澜的,可以看出来仍然是没有把元丰王放在眼中,这让元丰王如何不气煞也!

“元丰王若是真的想要处置草民的话,草民不过是贱命一条,自然不足为道也,迟早也是要因为泄露天机过多被这老天降了去!只不过,这天地,这黎民百姓才是根本!这让草民如何不急?!”

承风越说越是激昂愤慨,让原本都已经打算让人上来把承风拖下去的元丰王不由得顿住了动作,又挥了挥手示意上来的人下去,森寒的目光盯着承风,要看看他到底是要怎么狡辩!

“国,民也。天下,民也。大势所趋,国可灭,民心不可无!草民虽不过是天地渺渺蝼蚁之意,然,草民心中仍然是关怀天下,心怀天下的啊!若元丰城破,则百姓亡也,则草民不复存在也,化作天地间的一缕青烟,飘飘渺渺无可去从,如无根之浮萍也!”

元丰王百般无赖的倚在黑色座椅上,听承风在下面废话连篇,脸上冷笑不止。

这人要不是太迂腐,要么就是死要面子、还是个怕死的!

而不管是第一种还是第二种,他都没有想到那个世家女到底是为什么会看上这种人!难不成眼睛被屎糊了吗?居然瞎到这个地步!

不选他这个人人称赞的天下之尊也就算了,还想着跑去和一个穷酸的市井小子花前月下?!

真TM是出门的时候脑袋被驴踢了,还掉进屎坑了是吧?!

“草民可死,只因草民不过是一介无用之身,无法表达草民的远大志向!然,若草民死则死已,还导致了这元丰城中的千千万万的百姓同草民陪葬,导致了一个城池的灭亡,草民则心有愧难安!故,草民不敢死!”

屁话那么多还不是就是贪生怕死?!如果不是孤的宫殿中只有这么几个人,没有那一些整天叽叽歪歪,说什么“天降之子”的惜命大臣,没有那个眼睛被屎糊了的世家女,没有那一些崇拜什么劳什子的神子的人看到这货的这幅样子,孤看你还敢不敢这么义正言辞的废话下去!

元丰王的心里已经不断的腹诽了起来,对于承风的敌意越来越大。

“你是不敢死,但是佛曰,你不下地狱谁下地狱?难不成你不死我死吗?”

承风都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了,虽然他刚刚是有一丢丢的装逼啦!但是这应该不会引起元丰王的敌意吧?他不应该是会对自己的一腔拳拳爱国之心感动的泪眼汪汪吗?

哎!难道说是嫉妒我长得帅?

“草民自然不敢,吾王这么说真真是令草民诚惶诚恐,折煞草民了!”

元丰王其实也不过就是一瞬间的抽风,也是很快就又恢复到了正常。

“行了,既然神子的拳拳爱国之心那么浓厚的话,不如神子说一说现在的情况,有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吧,毕竟神子能够通天机,自然是比孤等凡人有优势得多。”

元丰王越说越是有一些阴阳怪气的,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承风默了默,拱了一拱手。

“有优势得多当然是说不上来,毕竟即便是窥探到了天机,很多时候也是不能够随意说出口的,难免会遭天谴,是会折寿的……”

元丰王被承风“委婉”“拒绝”的话语说的脸都黑了,拂袖起身,战斗力爆棚。

“神子不是说了愿意为了百姓服务,为了孤王服务吗?现在神子又在说什么?没有想到神子原来竟是这等贪生怕死之人!”

元丰王扬起下巴看承风,不屑的气息从鼻孔喷薄而出。

承风:“……”尼玛,这货是不是有病啊?今天没吃药吧?我什么时候说过愿意为了百姓服务,愿意为了元丰王服务了?我自己都不记得好伐!

不过……我忍!

承风很是憨厚的嘿嘿一笑,“不是草民贪生怕死,只不过是国家需要我,百姓需要我,国君需要我,草民实在是……”

“不敢死是吧?孤知道!”尼玛!贪生怕死直说就好,一句话一直在那里绕绕绕,烦不烦啊!还有谁需要你了?!

承风眨巴了一下眼睛,很是恭敬真诚的弯了弯腰。

“听闻王上背后有一氏族,其世世代代为元丰城的国师,帮助元丰城良多,不知道元丰王可否引荐一下?想来这对于元丰王来说并不困难,草民也定然会尽全力,将自己所知道的,即便是要遭天谴也会冒死说出!”

承风说的大义凛然,悍不畏死的样子,让已经知道他的“本性”的元丰王无语默然。

呵呵呵,你现在难道是在威胁孤吗?

“想不到神子居然这么有胆,这是在威胁孤吗?难道说孤的威严就那么扫地吗?居然让一个区区市井小子都敢出言威胁顶撞了!”

元丰王气势汹汹的说道,愤愤然的一甩袖。

承风:“……”尼玛,这位元丰王为什么这么幼稚任性?和得到的情报不太一样啊!

“自然不敢,草民不过是区区一介无用之身,怎么敢做出那等威胁吾王的事情呢?即便是吾王没有办法帮到草民达成这个小小的愿望,草民也会为国、为百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只不过……这种事情毕竟比较危险,并且有点悬嘛……”

所以其实说到底还是在威胁孤了?

“算你有胆!你给我等着!”

元丰王实在是不想要再和这一种没脸没皮的市井泼皮说话了,直接撂下一句狠话,甩袖就大踏步的走人了。

承风眨巴了一下眼睛,再次深深的弯了一腰,声音万分的响亮,也拉得很长。

“恭送吾王!吾王万……啊不,千岁千岁千千岁!那么草民就静候吾王的佳音了!”

承风压着公鸭嗓一般的声音,喊得十分的大声,让正在跨过门槛的元丰王趔趄了一下,险些被绊倒,再次愤愤然的一甩袖,会开周围凑上来的人。

愚蠢的市井小子!谁告诉他需要加上后面那句“千岁千岁千千岁”的?!还有什么叫做“静候吾王的佳音”了?!孤什么时候答应过他什么了!!!

英明神武的元丰王当然是不会觉得自己有错的了!更加不会记错自己有承诺过承风什么!如果有,那一定是幻觉!幻觉幻觉幻觉!

承风笑眯眯的起身,在身旁看得不可思议的侍卫手中接过了自己的东西,随手甩到了肩上,然后霸气十足的大手一挥。

“谢了!前头带路去!”

蒙蔽的侍卫傻愣愣的转过头,带着承风向着偏殿走去。

一路经过很多人,进入殿门之后,承风就笑眯眯的和所有人打了招呼,客客气气的把人都叫了出去,然后关上殿门自己一个人带着,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收敛了,淡的趋近于无。

他的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带着几分看不透的诡谲。

果然不愧是一代能够踩着自己兄弟长辈父亲上位的枭雄,有手段有心机也够狠心,同时也特别能忍,难怪能够等到最后将明叔等人赶尽杀绝,自己登上王位。

虽然比起自己来应该还会差了一点……但是地位上还有经历上的差距是先天的,关于天下之主的位置啊……他还是真的没有做过呢!

有点期待那位元丰王的手段了,希望他们能够有一次愉快的经历。

承风眼中闪烁的光芒越来越奇异。

而另一边元丰王在离开到了自己的宫殿之后,脸色则是马上就沉了下来。

不管那位神子在是真的那个样子还是在装疯卖傻,既然来到了自己的地盘,如果有什么妄动的话,他一样是不会放过的!

(PS:今天有人和我说了一首“洗脑神曲”,如果大家有注意到的话,应该会发现中间有一段文字比较抽风式的不正常……其实作者会告诉你今天也忘记吃药了吗?)(未完待续。)不付费的看黄软件

This entry was tagged .